生日快樂,600D。

2016/4/15,拿到第一台單眼相機600D的第一天。

2017/4/15,轉眼間一年就過,謝謝600D這一年陪我走過大大小小的比賽。

其實4/15應該不是這台單眼真正的生日,畢竟他當時是從PPT買到的二手相機,但這一年徹頭徹尾的陪伴,有點如夢似幻,但600D大概是目前為止自己買過最貴重、也最寶貝、夢想最久的事物了。

小時候夢想拿單眼相機,因為那樣的人們好像總有魔術師的雙眼,把從鏡頭框看到的世界都變得美麗且富故事性;大了一點後,還是夢想拿單眼,卻覺得揹著一台相機好重,iso、快門、光圈等等好多名詞在頭腦轉,覺得單眼的世界複雜而遙遠;再過了不久後,有機會拿著朋友的單眼隨意拍,透過小方框看出的世界,定格下來的畫面,是將自己眼中的世界呈現在他人面前,直接而明白,也許這就是喜歡上攝影最初、最初的本心,我想將我看到的世界,美好溫暖而明亮的樣貌,定格,不只是留下回憶,而是能呈現在更多、更多人的眼前。

但身為這麼一個喜歡被拍照的小女孩,拿著攝影機的時候,相對地能為自己留下的影像就少了,或許這是身為攝影師最可惜的地方吧,好想要也從別人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光芒,好像要證明自己也能是恆星,可以透過自己發光發熱,而不只是個行星,總是藉由別人的光芒而明亮。

滑著自己在Instagram中,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比賽,帶著600D,或許也不算征戰各地,但確實也走過不少的風景,留下不少喜愛的樣貌,然後看著、看著忽然就有一股滿滿的幸福圍繞身邊--這些都是我親手一張張拍下的每一個珍貴片刻吶。

這麼難過的一年,最美好的事物或許是能有一個可以被支撐的夢想,在垮下的時候,還有一點點能有撐起的勇氣。謝謝我的夢想,謝謝我的喜歡。

繼續我的攝影夢,未來很久、很長。

滿溢的情緒。

後知後覺的感受到了為什麼喜歡部落格的原因,大概就只是一個被認真在乎的模樣吧。

無名的好友人數只有50人,能被加入的好友名單總是有限,相較於現在國中生們臉書上朋友的人數三四百人,國中時候的我,永遠把最最在意的50人放在口袋名單,一個一個分類標示重要,時不是逛逛文章或是相簿更新,在底下留下一則一則的悄悄話,那些時候是被認真在意的時候吧,不是由網站主動提供了自己更新過的動態,把它全部整理在一起,開個APP就可以一覽無遺的瀏覽許多人的生活,熟識與否、重要與否都不是第一順位,或許就是少了那樣的「主動」性,也終於讓我開始退卻害怕了吧。

於是在一個新地方開始不一樣的日子,有多少人看不是重要,而是想被了解的心情是不是有被完整地傳達了,網際網路以及資訊的發達,讓好多人可以自由地說話、自由地看見別人的心意,但有時候這些心意都是一個個訊號,渴望被看見、渴望被理解,但卻被日新月異的科技淹沒在潮流之中了,那些重要的、真正想說的話,被看到了,按一個讚、按一個愛心,就如此地被帶過了。往下滑,就又是另一個人的生活與世界。

於是我越來越害怕,所有我想說的,都不會被真正理解或看到。

所以我找到的解決辦法是什麼呢,那麼我就不說了。不說就是,沒有機會被看到,就不用擔心會有沒被看到、被忽略的可能。於是我越來越不敢觸碰真實的情緒樣貌,因為沒有人會在意。

或是,我擔心這些都不會有人在意。

好痛。想到這些的時候都感覺好痛。好像只有夠痛的時候,才可以有被安慰的資格。

退後。

直到看到影片,看到每一個人對我說話的模樣,才一遍遍體會到我到底有多任性,有多需要這個被愛、被需要的感受,也唯有透過這樣一次次的索求,才能確立我仍然被愛以及被需要,才能相信也許我仍然被在乎、被重視以及有價值。但只要一被拒絕,我就往後退,或是對方還沒有要拒絕的意思,自己就先畫了界限退後、保護自己,到底是哪裡學來的防衛機制呀。

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呀。

不喜歡這樣隨時隨地的失落、擔心與害怕,非得要緊抓住別人的愛過日子,我知道身邊的人不好受,因為緊抓著這些愛的我也很怕在乎的人們一個甩手的拒絕。一次次地用自己的不好勒索著身邊愛我的人,想要得到許多人的關愛與照顧,確定自己是被愛著的。

什麼時候我開始是這樣的軟弱。

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,所以如果身邊的人沒有人喜歡我,也都只是剛好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