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溢的情緒。

後知後覺的感受到了為什麼喜歡部落格的原因,大概就只是一個被認真在乎的模樣吧。

無名的好友人數只有50人,能被加入的好友名單總是有限,相較於現在國中生們臉書上朋友的人數三四百人,國中時候的我,永遠把最最在意的50人放在口袋名單,一個一個分類標示重要,時不是逛逛文章或是相簿更新,在底下留下一則一則的悄悄話,那些時候是被認真在意的時候吧,不是由網站主動提供了自己更新過的動態,把它全部整理在一起,開個APP就可以一覽無遺的瀏覽許多人的生活,熟識與否、重要與否都不是第一順位,或許就是少了那樣的「主動」性,也終於讓我開始退卻害怕了吧。

於是在一個新地方開始不一樣的日子,有多少人看不是重要,而是想被了解的心情是不是有被完整地傳達了,網際網路以及資訊的發達,讓好多人可以自由地說話、自由地看見別人的心意,但有時候這些心意都是一個個訊號,渴望被看見、渴望被理解,但卻被日新月異的科技淹沒在潮流之中了,那些重要的、真正想說的話,被看到了,按一個讚、按一個愛心,就如此地被帶過了。往下滑,就又是另一個人的生活與世界。

於是我越來越害怕,所有我想說的,都不會被真正理解或看到。

所以我找到的解決辦法是什麼呢,那麼我就不說了。不說就是,沒有機會被看到,就不用擔心會有沒被看到、被忽略的可能。於是我越來越不敢觸碰真實的情緒樣貌,因為沒有人會在意。

或是,我擔心這些都不會有人在意。

好痛。想到這些的時候都感覺好痛。好像只有夠痛的時候,才可以有被安慰的資格。

Advertisements

退後。

直到看到影片,看到每一個人對我說話的模樣,才一遍遍體會到我到底有多任性,有多需要這個被愛、被需要的感受,也唯有透過這樣一次次的索求,才能確立我仍然被愛以及被需要,才能相信也許我仍然被在乎、被重視以及有價值。但只要一被拒絕,我就往後退,或是對方還沒有要拒絕的意思,自己就先畫了界限退後、保護自己,到底是哪裡學來的防衛機制呀。

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呀。

不喜歡這樣隨時隨地的失落、擔心與害怕,非得要緊抓住別人的愛過日子,我知道身邊的人不好受,因為緊抓著這些愛的我也很怕在乎的人們一個甩手的拒絕。一次次地用自己的不好勒索著身邊愛我的人,想要得到許多人的關愛與照顧,確定自己是被愛著的。

什麼時候我開始是這樣的軟弱。

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,所以如果身邊的人沒有人喜歡我,也都只是剛好而已。